爱尔眼科打造国际化平台 促中国眼科人才全球化发展

济南爱尔眼科医院2018-09-13 10:59

 

 

9月7日北京时间早晨7:00,徐和平教授已打开电脑,开始研读最新的眼科期刊内容。他说:科学家做研究最重要在于心无旁骛;同一时刻,在耶鲁大学医学院学习的刘凡菲还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测算数据。她说:年轻+奋斗=无限可能;而在美国田纳西州,王明旭教授团队正在整理今天完成诊疗的病患资料;在欧洲的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奥地利的巴伐利亚眼科同仁们也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无论是清晨、傍晚、凌晨,亦或是亚洲、美洲、欧洲,他们为着共同的光明事业拼搏,他们为着共同的工作使命努力,他们还拥有同一个身份——爱尔眼科人。

近年,爱尔眼科通过并购美国Ming Wang眼科中心、欧洲巴伐利亚眼科等全球知名眼科医疗机构,搭建起横跨亚、欧、美三大洲的全球化眼科医疗服务平台。截止目前,爱尔眼科集团旗下专业眼科医院已超300余家,服务地域覆盖亚、美、欧三大洲,辐射人口逾20亿。

 

 

青年眼科医生走向国际舞台的乐土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上架着黑框圆形眼镜,齐肩的乌黑秀发自然垂落。身穿白大褂,手戴浅蓝色橡胶手套的刘凡菲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手中的试管。今年28岁青春韶华的她,此时正身处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Dr.Rizzolo实验室,跟随教授做研究课题。

 

 

 

刘凡菲在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Dr.Rizzolo实验室做实验

 

 

 

2013年取得温州医科大学学士学位,2016年取得厦门大学硕士学位,2017年考取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博士,2018年由其导师彭绍民推荐至耶鲁大学医学院学习。刘凡菲的简历一如她明亮的眼睛一样纯粹而美丽。

这里有更多的机会和发展

拼搏的路上会面临很多选择,选择哪所学校,选择哪个专业,师从哪位老师都很重要。刘凡菲说:“我选择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是因为我相信在这里有更多的机会和发展。”

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由“双一流”大学中南大学和横跨亚美欧三大洲的眼科医疗服务机构爱尔眼科联合开办。学院自2013年成立以来已累计招收200余位眼科研究生,为行业输送中高端眼科专业人才近百名。

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已成为国内眼科人才全球化发展的重要平台之一。和刘凡菲一样,借助爱尔眼科平台走向国际高校求学的刘洪对此也深有体会,“爱尔眼科的国际化平台对学院强有力的支撑,可以为青年眼科医生提供更多可能和机会。”

据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院长唐仕波教授介绍,目前学院已选派多名学生赴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英国伦敦大学等国际名校交流学习。“为把学生培养成拥有一流专业水平的国际化眼科人才,为改善我国眼科人才匮乏的现状,集团和学院一直在不断努力,想方设法为青年学子提供更多国际发展通道,并提供高于一般医学院的资源支持。”

这里有国际的平台和育人的温度

拼搏的路上同样会面对很多困难,身处异国,课业压力,实验失败。曾庆延教授的学生杨帆在求学的路上也遭遇过同样的挫折,杨帆说:“在这些困难面前,学院、导师给予我的帮助和指导,让我倍感温暖,让我常怀感恩。”

“记得做一个项目的时候经常不成功,很长一段时间,我心理压力很大”,杨帆说,“有一次实在着急,我就给曾庆延老师打去了电话,她特别认真细致的和我讲怎样解决目前实验遇到的困难,还安慰我要放松,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事后我才想起来,那时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10点多了。”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在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在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如彭绍民教授、曾庆延教授这样一心扶持青年眼科医生成长的师者不胜枚举。在导师李绍伟教授的帮助下,2014级博士研究生何景良在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学习一年;在导师杨智宽教授的推荐下,2015级博士研究生刘洪前往德国图宾根大学学习;在导师王勇教授的支持下,2016级博士研究生曹丹敏进入美国贝勒医学院求学……

师者,教人以道者之称也。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院长唐仕波教授表示:“我们在‘授业’的同时,同样关注‘传道’。让青年眼科医生拥有国际化视野和一流的专业水平的同时,更要让他们对医者行业充满‘敬畏’,对患者群体心怀‘温度’,所以师者的言传身教至关重要。而这种内在的育人观念,不仅深植在学院,更流淌在整个爱尔眼科体系中。”

为支持青年眼科医生、视光师的发展,爱尔眼科不仅联合设立以“两院”(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湖北科技学院爱尔眼视光学院),“三所”(爱尔眼科研究所、爱尔眼视光研究所、爱尔眼科角膜病研究所)、“两站”(院士专家工作站、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协作研究中心)为核心的完整“科教研”一体化发展体系,针对眼科精英人才的培养,还在行业内开创性的启动了“千人计划”,和“博才班”,通过一系列人才培养举措,积极响应国家《“十三五”国家科技人才发展规划》要求,不拘一格育人才。

 

国际眼科大咖走进中国的桥梁

总喜欢穿蓝白条纹衬衣,戴一副无框眼镜,总是面带浅浅的微笑,说话温文尔雅。53岁的徐和平教授对眼科科学研究的态度,就如同他对蓝白条纹衬衣的喜爱一样专一执着。他说:“我的理想就是希望把研究成果转化成新的治疗方法,服务于病人。”

 

 

 

徐和平教授

 

 

 

这里能帮我实现理想

湖南生人的徐和平教授1997年赴日本留学,2000年至英国进行博士后研究,2005年获得英国研究理事会资助组建眼免疫研究室,并先后在阿伯丁大学、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从事眼科学教学、科研工作。曾担任北爱尔兰视觉转化研究协会主席、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实验医学中心临床与实验眼科学部负责人、生物服务部主任等职务,其在老年黄斑变性发病机理方面率先提出了“亚炎症(para-inflammation)失调”致病的学说,改变了传统对老年型黄斑变性发病机理的认识,引起国际学界的高度重视。

就是这样一位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眼科学专业大咖,在2017年毅然加入爱尔眼科,成为爱尔眼科研究所副所长。徐和平教授说:“选择爱尔眼科,是因为她能帮我实现理想。”

这里是一片科研沃土

多年来为了实现科学成果转化,服务病人,徐和平教授一直不断和临床医生合作,和相关企业合作。而爱尔眼科最大的科研优势之一,在于拥有亚、欧、美三大洲300余家专业眼科医院,这对于开展大规模、多中心研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

徐和平教授加入爱尔眼科后积极与临床医生合作,利用爱尔眼科独具的临床资源和科研优势,已启动了多项眼病相关的诊治研究,目前正在筹备爱尔眼生物样本库项目:“目前国内眼科临床发展很快,爱尔眼科搭建的国际化眼科研究所就是典型代表,在这里我看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和设备;同时借助爱尔眼科覆盖全球三大洲超过2000万例庞大的多中心病例库、我们可以很好的开展新技术的研发,通过爱尔眼科全球科技创新孵化基金,我们可以很好的对科技成果进行转化。”

徐和平教授总结道:“从以临床导向为主的基础研究,到临床转化研究,再到临床新技术及方法的应用研究与临床多中心研究,最后通过爱尔全球科技创新孵化基金对科技成果进行转化,将能够更快的实现从科研到成果的落地,真正造福患者。这里无疑是做眼科科研的一片沃土!”

像徐和平教授这样的国际大咖不仅活跃在爱尔眼科的研究所、活跃在爱尔眼科的科研项目中,也活跃在爱尔眼科的育人平台上。截止今日,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已聘请的教授就包括国际知名的西班牙穆尔西亚大学光学终身教授Pablo Artal教授、伦敦Moorfields眼科医院的Alan Bird(英国)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Alexander J.Brucker(美国)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威尔玛眼科研究所的Neil M.Bressler(美国)教授、国际眼科理事会的Veit-Peter Gabel(德国)教授和芝加哥伊利诺大学的William F.Mieler(美国)教授等数十位。“全球知名眼科大咖的加入,为爱尔眼科的人才发展、科技创新注入了新鲜血液,为推动中国眼科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新动力。”唐仕波教授如是说。

 

 

 

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表示,“我们把像刘凡菲、杨帆这样的大批青年眼科人才‘送出去’,把像徐和平教授、Pablo Artal教授这样一批国际知名大咖‘引进来’,就是希望通过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国际化平台之间的互动、反哺,不断推动中国眼科人才的发展,促进中国眼科事业的进步,为人类眼科学科技创新做出爱尔人的贡献,从而实现‘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的使命!”

链 接

“千人计划”:2017年爱尔眼科发布“千人计划”人才培养项目。该项目计划从2018年开始,面向全球引进和培养1000名具有培养潜力的骨干医生。项目将采取手术培训、管理培训、出国交流、学历教育支持、科研支持及创新创业支持等多种培养方式,帮助医生全面发展为复合型人才。

 

“博才班”:今年6月,爱尔眼科正式启动“博才班”人才培养项目。该项目计划从2018年开始,每年面向全球招募具有眼科学硕士学位的优秀眼科人才,所有入选的学员采取全日制脱产学习,培养方式参照公开招考博士研究生培养方案,由具有“双一流”高校博导资格的爱尔集团体系内专家担任导师,并与国外知名高校开展联合培养。科研能力突出的学员还将择优选送至国外知名大学或眼科研究机构进行联合培养。该项目是爱尔眼科继“千人计划”后针对中国眼科行业高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又一里程碑事件。

 

Pablo Artal教授:全球杰出视觉光学科学家,世界公认的视觉科学先行者,推动生理学与视觉科学向二十一世纪前进的关键人物,现任西班牙穆尔西大学光学教授(终身),爱尔眼科医院集团眼视光研究所眼应用光学特聘教授,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特聘教授。

 

 

 

9月7日北京时间早晨7:00,徐和平教授已打开电脑,开始研读最新的眼科期刊内容。他说:科学家做研究最重要在于心无旁骛;同一时刻,在耶鲁大学医学院学习的刘凡菲还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测算数据。她说:年轻+奋斗=无限可能;而在美国田纳西州,王明旭教授团队正在整理今天完成诊疗的病患资料;在欧洲的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奥地利的巴伐利亚眼科同仁们也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无论是清晨、傍晚、凌晨,亦或是亚洲、美洲、欧洲,他们为着共同的光明事业拼搏,他们为着共同的工作使命努力,他们还拥有同一个身份——爱尔眼科人。

近年,爱尔眼科通过并购美国Ming Wang眼科中心、欧洲巴伐利亚眼科等全球知名眼科医疗机构,搭建起横跨亚、欧、美三大洲的全球化眼科医疗服务平台。截止目前,爱尔眼科集团旗下专业眼科医院已超300余家,服务地域覆盖亚、美、欧三大洲,辐射人口逾20亿。

 

 

青年眼科医生走向国际舞台的乐土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上架着黑框圆形眼镜,齐肩的乌黑秀发自然垂落。身穿白大褂,手戴浅蓝色橡胶手套的刘凡菲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手中的试管。今年28岁青春韶华的她,此时正身处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Dr.Rizzolo实验室,跟随教授做研究课题。

 

 

 

刘凡菲在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Dr.Rizzolo实验室做实验

 

 

 

2013年取得温州医科大学学士学位,2016年取得厦门大学硕士学位,2017年考取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博士,2018年由其导师彭绍民推荐至耶鲁大学医学院学习。刘凡菲的简历一如她明亮的眼睛一样纯粹而美丽。

这里有更多的机会和发展

拼搏的路上会面临很多选择,选择哪所学校,选择哪个专业,师从哪位老师都很重要。刘凡菲说:“我选择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是因为我相信在这里有更多的机会和发展。”

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由“双一流”大学中南大学和横跨亚美欧三大洲的眼科医疗服务机构爱尔眼科联合开办。学院自2013年成立以来已累计招收200余位眼科研究生,为行业输送中高端眼科专业人才近百名。

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已成为国内眼科人才全球化发展的重要平台之一。和刘凡菲一样,借助爱尔眼科平台走向国际高校求学的刘洪对此也深有体会,“爱尔眼科的国际化平台对学院强有力的支撑,可以为青年眼科医生提供更多可能和机会。”

据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院长唐仕波教授介绍,目前学院已选派多名学生赴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英国伦敦大学等国际名校交流学习。“为把学生培养成拥有一流专业水平的国际化眼科人才,为改善我国眼科人才匮乏的现状,集团和学院一直在不断努力,想方设法为青年学子提供更多国际发展通道,并提供高于一般医学院的资源支持。”

这里有国际的平台和育人的温度

拼搏的路上同样会面对很多困难,身处异国,课业压力,实验失败。曾庆延教授的学生杨帆在求学的路上也遭遇过同样的挫折,杨帆说:“在这些困难面前,学院、导师给予我的帮助和指导,让我倍感温暖,让我常怀感恩。”

“记得做一个项目的时候经常不成功,很长一段时间,我心理压力很大”,杨帆说,“有一次实在着急,我就给曾庆延老师打去了电话,她特别认真细致的和我讲怎样解决目前实验遇到的困难,还安慰我要放松,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事后我才想起来,那时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10点多了。”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在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在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如彭绍民教授、曾庆延教授这样一心扶持青年眼科医生成长的师者不胜枚举。在导师李绍伟教授的帮助下,2014级博士研究生何景良在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学习一年;在导师杨智宽教授的推荐下,2015级博士研究生刘洪前往德国图宾根大学学习;在导师王勇教授的支持下,2016级博士研究生曹丹敏进入美国贝勒医学院求学……

师者,教人以道者之称也。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院长唐仕波教授表示:“我们在‘授业’的同时,同样关注‘传道’。让青年眼科医生拥有国际化视野和一流的专业水平的同时,更要让他们对医者行业充满‘敬畏’,对患者群体心怀‘温度’,所以师者的言传身教至关重要。而这种内在的育人观念,不仅深植在学院,更流淌在整个爱尔眼科体系中。”

为支持青年眼科医生、视光师的发展,爱尔眼科不仅联合设立以“两院”(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湖北科技学院爱尔眼视光学院),“三所”(爱尔眼科研究所、爱尔眼视光研究所、爱尔眼科角膜病研究所)、“两站”(院士专家工作站、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协作研究中心)为核心的完整“科教研”一体化发展体系,针对眼科精英人才的培养,还在行业内开创性的启动了“千人计划”,和“博才班”,通过一系列人才培养举措,积极响应国家《“十三五”国家科技人才发展规划》要求,不拘一格育人才。

 

国际眼科大咖走进中国的桥梁

总喜欢穿蓝白条纹衬衣,戴一副无框眼镜,总是面带浅浅的微笑,说话温文尔雅。53岁的徐和平教授对眼科科学研究的态度,就如同他对蓝白条纹衬衣的喜爱一样专一执着。他说:“我的理想就是希望把研究成果转化成新的治疗方法,服务于病人。”

 

 

 

徐和平教授

 

 

 

这里能帮我实现理想

湖南生人的徐和平教授1997年赴日本留学,2000年至英国进行博士后研究,2005年获得英国研究理事会资助组建眼免疫研究室,并先后在阿伯丁大学、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从事眼科学教学、科研工作。曾担任北爱尔兰视觉转化研究协会主席、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实验医学中心临床与实验眼科学部负责人、生物服务部主任等职务,其在老年黄斑变性发病机理方面率先提出了“亚炎症(para-inflammation)失调”致病的学说,改变了传统对老年型黄斑变性发病机理的认识,引起国际学界的高度重视。

就是这样一位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眼科学专业大咖,在2017年毅然加入爱尔眼科,成为爱尔眼科研究所副所长。徐和平教授说:“选择爱尔眼科,是因为她能帮我实现理想。”

这里是一片科研沃土

多年来为了实现科学成果转化,服务病人,徐和平教授一直不断和临床医生合作,和相关企业合作。而爱尔眼科最大的科研优势之一,在于拥有亚、欧、美三大洲300余家专业眼科医院,这对于开展大规模、多中心研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

徐和平教授加入爱尔眼科后积极与临床医生合作,利用爱尔眼科独具的临床资源和科研优势,已启动了多项眼病相关的诊治研究,目前正在筹备爱尔眼生物样本库项目:“目前国内眼科临床发展很快,爱尔眼科搭建的国际化眼科研究所就是典型代表,在这里我看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和设备;同时借助爱尔眼科覆盖全球三大洲超过2000万例庞大的多中心病例库、我们可以很好的开展新技术的研发,通过爱尔眼科全球科技创新孵化基金,我们可以很好的对科技成果进行转化。”

徐和平教授总结道:“从以临床导向为主的基础研究,到临床转化研究,再到临床新技术及方法的应用研究与临床多中心研究,最后通过爱尔全球科技创新孵化基金对科技成果进行转化,将能够更快的实现从科研到成果的落地,真正造福患者。这里无疑是做眼科科研的一片沃土!”

像徐和平教授这样的国际大咖不仅活跃在爱尔眼科的研究所、活跃在爱尔眼科的科研项目中,也活跃在爱尔眼科的育人平台上。截止今日,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已聘请的教授就包括国际知名的西班牙穆尔西亚大学光学终身教授Pablo Artal教授、伦敦Moorfields眼科医院的Alan Bird(英国)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Alexander J.Brucker(美国)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威尔玛眼科研究所的Neil M.Bressler(美国)教授、国际眼科理事会的Veit-Peter Gabel(德国)教授和芝加哥伊利诺大学的William F.Mieler(美国)教授等数十位。“全球知名眼科大咖的加入,为爱尔眼科的人才发展、科技创新注入了新鲜血液,为推动中国眼科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新动力。”唐仕波教授如是说。

 

 

 

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表示,“我们把像刘凡菲、杨帆这样的大批青年眼科人才‘送出去’,把像徐和平教授、Pablo Artal教授这样一批国际知名大咖‘引进来’,就是希望通过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国际化平台之间的互动、反哺,不断推动中国眼科人才的发展,促进中国眼科事业的进步,为人类眼科学科技创新做出爱尔人的贡献,从而实现‘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的使命!”

链 接

“千人计划”:2017年爱尔眼科发布“千人计划”人才培养项目。该项目计划从2018年开始,面向全球引进和培养1000名具有培养潜力的骨干医生。项目将采取手术培训、管理培训、出国交流、学历教育支持、科研支持及创新创业支持等多种培养方式,帮助医生全面发展为复合型人才。

 

“博才班”:今年6月,爱尔眼科正式启动“博才班”人才培养项目。该项目计划从2018年开始,每年面向全球招募具有眼科学硕士学位的优秀眼科人才,所有入选的学员采取全日制脱产学习,培养方式参照公开招考博士研究生培养方案,由具有“双一流”高校博导资格的爱尔集团体系内专家担任导师,并与国外知名高校开展联合培养。科研能力突出的学员还将择优选送至国外知名大学或眼科研究机构进行联合培养。该项目是爱尔眼科继“千人计划”后针对中国眼科行业高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又一里程碑事件。

 

Pablo Artal教授:全球杰出视觉光学科学家,世界公认的视觉科学先行者,推动生理学与视觉科学向二十一世纪前进的关键人物,现任西班牙穆尔西大学光学教授(终身),爱尔眼科医院集团眼视光研究所眼应用光学特聘教授,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特聘教授。

 

相关文章